热线电话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世界芭蕾巨星扎哈洛娃全新力作《AMORE》11月中国

发布时间:2018/12/16

世界芭蕾巨星扎哈洛娃全新力作《AMORE》11月中国首演

中央纪委有关负责同志就颁布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答记者问

中央纪委有关负责同志就颁布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答记者问

2015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颁布实施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以下简称《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下简称《党纪处分条例》)。

两项法规的颁布实施是在党长期执政和依法治国条件下,落实全面从严治党战略部署,实现依规依纪治党,切实加强党内监督的重大举措。两项法规一正一反、相互配套,《廉洁自律准则》坚持正面倡导、重在立德,是党员和党员领导干部能够看得见、够得着的高标准;《党纪处分条例》围绕党纪戒尺要求,开列“负面清单”、重在立规,划出了党组织和党员不可触碰的“底线”。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学习贯彻落实两项法规的重要指示,推动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深入学习、贯彻两项法规,使广大党员牢记各项廉洁自律规范和党的纪律要求,真正把党规党纪的权威树起来、立起来,近日,中央纪委副书记张军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就《廉洁自律准则》和《党纪处分条例》修订颁布实施有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答: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根本保证。在党长期执政和全面依法治国进程中,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围绕坚持党的领导这个根本,注重依规依纪治党,切实加强党内监督。党一贯重视和坚持组织、制度创新,在实践中逐步探索形成较为完备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对于实现党的历史使命、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必须清醒看到,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在新的环境和条件下,一些党员和党组织党的观念淡漠,组织涣散、纪律松弛,已成为党的一大忧患,现行一些党内监督法规制度不能完全适应新形势下全面从严治党需要。

原《廉政准则》是在1997年《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的基础上修订而成的,2010年1月颁布实施。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适用对象过窄,仅对党员领导干部提出规范,未能涵盖8700多万全体党员。二是缺少正面倡导,其中“8个禁止”“52个不准”均为“负面清单”,许多条款与修订前《党纪处分条例》和国家法律重复。三是“廉洁”主题不够突出,有一些内容与廉洁主题无直接关联。

原《党纪处分条例》是在1997年《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基础上修订而成的,2003年12月颁布实施。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对违反党章、损害党章权威的违纪行为缺乏必要和严肃的责任追究。二是纪法不分,近半数条款与刑法等国家法律规定重复,将适用于全体公民的法律规范作为党组织和党员的纪律标准,降低了对党组织和党员的要求。三是有必要将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严治党的实践成果制度化,将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反对“四风”等内容纳入条例。基于以上情况,亟须对《廉政准则》和《党纪处分条例》这两项关联度更高的法规先行修订。通过修订,真正把党规党纪的权威性、严肃性在全党树起来,切实唤醒广大党员干部的党章党规党纪意识。

两项法规的修订及颁布实施,是在党长期执政和全面依法治国条件下,实现依规管党治党,加强党内监督的重大举措,体现了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和全面从严治党实践成果。

问:我们注意到,两项法规修订工作历时一年多时间,请您谈谈修订工作坚持的基本原则和主要过程。

答:修订工作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四中全会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修订《廉政准则》和《党纪处分条例》的重要指示,突出执政党特色、严肃党纪要求,把纪律挺在法律前面,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同步修订《廉政准则》和《党纪处分条例》。主要把握好以下原则:一是坚持以党章为遵循。把党章关于纪律和廉洁自律要求具体化,唤醒全党党章党规党纪意识,维护党章权威。二是坚持依规治党与以德治党相结合。以德治党的“德”,主要指党的理想信念宗旨、优良传统作风。修订后的准则紧扣“廉洁自律”、坚持正面倡导、面向全体党员、突出“关键少数”,重在立德。修订后的条例坚持纪法分开、纪严于法,作为“负面清单”,重在立规。三是坚持问题导向。重点针对现阶段党纪存在的突出问题、党员和党员领导干部在廉洁自律和遵守纪律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作出明确规定,特别是将党的十八大以来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以及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反对“四风”等要求转化为纪律条文。不求一步到位,重在符合实际、务实管用。

根据中央部署,中央纪委自2014年下半年着手研究两项法规修订工作。中央纪委常委会4次审议修订稿。王岐山同志多次召开专题会,研究两项法规修订工作,明确修订的方向、目标等重大问题;分别召开座谈会听取部分省党委书记、纪委书记,部分中央部委、国家机关部委党组主要负责人,专家学者以及基层党组织和党员的意见。经中央批准,2015年9月7日,中央办公厅印发通知,征求各省党委、国家机关各部委党组、军委总政治部、各人民团体党组对两项法规修订的意见。中央纪委对广泛征集的意见,进行了认真研究、吸纳,形成了修订送审稿。10月8日和10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和中央政治局先后审议通过两项法规修订送审稿。10月18日,中共中央正式印发两项法规。可以说,两项法规的修订集中了全党的智慧,体现了全党的意志,是开门立规、民主议纪的一次重大实践。

原标题:雷军最正确的决定 雷军一步步把王川推向了舞台中央。 自7月9日在香港上市后,小米在过去3个月

原标题:雷军最正确的决定

雷军一步步把王川推向了舞台中央。

自7月9日在香港上市后,小米在过去3个月内进行了两次架构调整,每次架构调整都涉及到人员的波动。

9月13日,雷军发布内部信宣布了小米史上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新设组织部和参谋部,高级副总裁刘德任组织部部长、高级副总裁王川任参谋长。

雷军在邮件中明确了刘德组织部部长的职责:组建集团组织部,负责中高层管理干部的聘用、升迁、培训和考核激励等,以及各个部门的组织结构设计和编制审批;王川总参谋长的职责:协助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

三个月后的同一天,12月13日,小米集团又发内部邮件宣布人员架构调整,这次调整的主角是王川——

1. 为了加强在中国市场投入,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任命集团高级副总裁王川兼任中国区总裁,向汇报;

2. 任命张剑慧为中国区副总裁,负责线下销售业务,向王川汇报;

3. 任命李名进为中国区副总裁,负责线上销售业务,向王川汇报;

4. 原销售运营部分成销售运营一部、销售运营二部。销售运营一部,负责中国区手机销售运营工作,任命耿帅为总经理,向王川汇报;销售运营二部,负责电视,生态链等产品的中国区销售运营工作,任命蒋聪为总经理,向王川汇报。

5. 集团副总裁、销售与服务部总经理汪凌鸣调任国际部副总裁,向王翔汇报。

有意思的是,这封邮件是由刘德掌管的组织部发出来的。在邮件中,小米集团成立了中国区,由王川负责,他又多了一个头衔——小米集团中国区总裁。

这也宣示着,小米的集团化战略和国际化征程进入了新阶段。

再往前推,2017年11月24日,雷军把王川、刘德、洪锋这几位小米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提升为高级副总裁,王川一步一个脚印地稳步提升。

在此之前,小米的架构非常简单,几位联合创始人各管一块业务,无形中成了一方诸侯。

以王川为例,王川加入小米前跟雷军就是好朋友,加入后负责小米盒子和小米电视业务,之前在介绍他的时候都是“小米联合创始人、小米电视负责人”,经过几次调整,他的头衔变成了小米联合创始人、小米高级副总裁、小米总参谋长、小米集团中国区总裁。另外,2017年12月12日,王川还出任了迅雷董事长。

虎嗅在2016年10月9日的《王川——雷军之臂膀,小米之变量》中写道,当时王川除了电视业务外,已经开始帮雷军分担部分手机业务,王川谦虚地回应虎嗅说只是帮点儿忙,因为雷军太忙了。

当时虎嗅分析认为,“小米需要警惕的是,它需要避免管理层的不确定性和断层”,“王川接力后考验的是他的持久力和连续性,也考验着雷军究竟能放多大的权。”

随后,小米的每一次调整也验证了虎嗅当时的判断,王川越来越成为雷军的左膀右臂,而雷军越来越放权。

王川在加入小米之前本身就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创办都雷石、多看都小有名气,加入小米后做的小米电视盒子开创了一个新的品类,后续厂商纷纷跟进。随后,王川开始做智能电视。

2013年9月,小米推出了第一代小米电视,而第一代乐视超级电视是在当年的8月29日推出,略早于小米电视,但随后由于乐视超级电视绑定会员的打法,让小米电视一直处于追赶的状态。

2018年8月28日,小米电视召开战略发布会,王川激动地宣布小米电视在4月单月成为全国第一,随后成为第二季度全国第一。并在印度5个月取得了大于10%的市场份额。一个礼拜之后,小米电视宣布继印度之后进入第二个海外市场印尼。

这也是王川最后一次以小米电视负责人的身份公开亮相。两个礼拜后,小米就进行了其史上最大的架构调整。

接着小米2018年3财报显示,小米电视10月份单月出货量首次突破100万台,而在2015年全年才卖了100万台。

小米电视花了5年的时间,从无到有,成为国内电视领域的佼佼者,王川立下了汗马功劳,尤其在小米手机业务低迷的2016年,小米电视逆势而上,帮了大忙。王川一直的策略是,坚决不自己做内容,靠买爱奇艺、优酷等视频网站的内容,然后在产品硬件上追求变态的极致。

无须遮掩,王川是我唯一不讨厌的小米高管,他也是难得让你感受到真诚的小米高管,也是每每发布会后主动或唯一接触媒体的小米高管。在虎嗅对他的几次采访中,他对产品的设计理念和构想都让人叹服。

2016年,当时随着击败李世乭,人工智能成为科技行业炙手可热的话题,王川敏锐地捕捉到了机会,当年秋天,他天才般地在小米电视里加入了功能(也就是后来的小爱同学)和瀑布墙,此后所有电视厂商都紧随其后纷纷加入语音识别。一定程度上,王川引领了电视行业的技术趋势。

这位说话有些拽的中年男人,难得的坦诚,他打动人的方式也很简单,拿产品说话,他身上有一种少有的工匠精神,这种工匠精神可不是罗永浩的那种。

在2016年1月,虎嗅采访他的时候曾捕捉到一个细节:“他充满手艺人般的骄傲向我们展示了一块被他称为‘艺术品’的小米电视主板、几根小米电视3的金属边框和一根研发了一年半之久的电源线。”

他身边的人评价他“是个追求完美的产品控,产品之外的其他细节却不见得周密”,他也从来不会抢雷军的风头,并且对雷军的个人形象极其维护,同时一口一个“我们就是价格厚道”,与雷军站在统一战线。

要说他有什么明显的缺点,虎嗅仅限于接触过程中发现的,就是他在人多的地方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倒不是《国王的演讲》中那般口吃,但也会不由自主地激动得发出颤音和偶尔的结巴。

王川有一种宿命般的宏伟志向,他曾对虎嗅说,他要把小米电视做成“70年代的索尼、80年代的三星”。

雷军与王川之间的关系如同刘备与诸葛亮。从小米今年9月份的那次架构调整来看,雷军在学阿里的组织架构,如果说雷军是马云,那王川毫无疑问就是曾鸣,至于学得像不像,倒是其次。

如今,王川已经把电视业务交了出去,不再具体管某一块业务,更多的是管战略。接下来如果他在小米中国区总裁的位置表现突出的话,如果雷军学马云学得彻底的话,明年即将50岁的雷军说不准哪天会交出的职位,而能坐上这个职位的,纵观小米几位高管,王川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那也将是雷军做得最正确的决定。

现在王川最需要的是,再次证明自己。